法律問題

台灣運彩為什麼合法?

無分文化、國族,賭博自古以來皆違反善良風俗與法律。在中國最早法典《法經》中,賭博罪屬於「雜法」,平民觸法要罰「3金」。以運動賽事為標的進行金錢輸贏,自然是賭博行為。

國人常以為賭球是美國人日常,事實上根據1992年聯邦法令,運動博弈只在內華達州完全合法;2006年還通過以截斷金流為手段的非法線上賭博防治法案(Unlawful Internet Gambling Enforcement Act);甚至還曾遭告上WTO。直至2017年年底紐澤西州推動運動博弈產業的州長克利斯蒂(Chris Christie)至最高法院辯論,隔年年中前述法令才被宣告違憲,司法部宣布自此各州可自定法律。

川普(Donald Turmp)時代起,亟須稅收的各州紛紛投入;至2022年1月,有阿肯色、紐約等23州合法化並已公告;佛羅里達、路易斯安那等6州已合法化但尚待公告;田納西州僅准線上博弈;德拉瓦州暫時只准實體營運。

台灣衛道力量極強,設立賭場之議,在澎湖、金門等地多次觸礁;為什麼分析運動博弈的節目在NCC開罰後絕跡電視台,台灣運彩卻能公開發行且不觸犯賭博罪呢?這像中國大陸2009年頒行《彩票管理條例》合法化運動彩券與樂透彩券一樣,是種基於某種目的而給予例外排除的「特許業務」。其堂皇目的,就如2009年6月5日制定、7月1日公布、隔年元旦施行的《運動彩券發行條例》第一條立法宗旨中所說的:在於「振興體育,並籌資以發掘、培訓及照顧運動人才,健全運動彩券發行、管理及盈餘運用……」合法化之後,運動彩券就像菸酒製造、進口一樣,屬於公司登記前應先經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許可,且需相關執照或證照才能設立的「特許業務」。舉凡特許業務,商業登記特色是營業項目代碼之尾碼為「1」。運動彩券代理業為「IZ18011」、運動彩券經銷業為「IZ18021」。

《運動彩券發行條例》明定,運彩彩券主管機關為行政院體育委員會。基於上述法源,無論是首屆負責發行的台北富邦銀行,還是得標2014~2023年發行權的威剛科技,與符合教育部體育署公告的《運動彩券經銷商體育運動專業知識認定標準》等資格的經銷商,從事運動彩券營運,以至於購買運動彩券的一般玩家,皆無觸法之虞。

線上投注犯法嗎?

網路賭博罪

賭博的定義是「以偶然的事實決定輸贏,而搏取財物」;從事特許的台灣運彩之外的運動博弈投注,當然觸犯刑法第266條:「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財物者,處三萬元以下罰金。」但隨著網路興起,1935年7月1日施行後就沒修正過的法條產生了灰色空間。

最高法院107年非字第174號刑事判決指出,被告以特定的密碼與帳號登入運動博弈網站,具有一定封閉性,並不符合「公共場所」或「公眾得出入之場所」的定義,所以無罪。在檢察總長提起非常上訴遭駁回後,網路投注即使遭查獲,也只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4條「於非公共場所或非公眾得出入之職業賭場所,賭博財物者,處新台幣九千元以下罰鍰」;初犯者往往繳6千元了事。

但該判決引發了反彈。刑法第266條修正後,除了罰金從3萬元提高到5萬元,也新增第2項「網路賭博罪」:「以電信設備、電子通訊、網際網路或其他相類之方式賭博財物者,亦同。」

新法於2021年12月28日經立法院三讀通過、2022年1月14日正式生效施行。也就是說,在那之後,無論是打電話、手機,或透過網路在運動博弈網站下注,都明顯觸法。

如果贏的是虛擬寶物,可以規避刑責嗎?可以!但除非本來就想贏虛擬寶物,如果只是幌子,那就像遊藝場和客人約在巷子裡換錢,若「兌換」成實際財物的過程遭破獲,就破功了。

觸犯網路賭博罪的刑責

初犯罰多少錢?

新法上路,實際失血程度尚待觀察實際判例;總之金額由初犯往累犯遞增是原則。

會被關嗎?

警方破獲這類案件,往往一次約談一卡車,觸犯刑法第266條的一般玩家,只會被科處罰金,這叫「專科罰金」。從警局到法院,坦白從寬,別給大家找麻煩,繳錢就是。會被關的,是觸犯刑法第268條「意圖營利,供給賭博場所或聚眾賭博」的莊家。無論實體或網路,博弈經營者原本就都會面臨「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,得併科九萬元以下罰金」的刑責。

會留下前科嗎?

同樣是罰錢,名目卻大有玄機。之前按社會秩序維護法裁處時,叫「罰鍰」;如今照刑法科處,叫「罰金」。像闖紅燈被逮到一樣,罰鍰是行政罰,由各行政機關處理;逾期不履行,才會移送行政執行署所屬各行政執行處執行。罰金則是宣判後,由各地方檢察署負責執行。意思就是,既然經法院宣判違反刑法網路賭博罪定讞,當然會留下案底。